您目前所在位置:岳家新闻网>国际>奥博新手指导 乡村纪事:那年我8岁,带我去游泳的同龄叔叔,再也没有回来
热点新闻
PC上也能玩《荒野大镖客2》?穷人版“大表哥”《西部狂徒》上架
止咳药你用对了吗?这类止咳药可是有大危害
港股通(沪)净流出6.06亿 港股通(深)净流入5.58亿
为了车主安全,一大批不合格轮胎被销毁
寻找1982年出生2010年失踪广东省揭阳市汽车总站 张小燕
央视曝光当晚 书记省长连夜批示:查实一个办一个!
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见陈敏尔
北斗系统正式迈入全球时代 券商荐6只高成长低估值股
央行官员:将更多金融活动纳入宏观审慎管理范围
队报:本阿尔法被推荐至尼斯、罗马和帕尔马
社会新闻
2020年,谁还在中国卖手机?
心率慢的原因有哪些?总结了这几个,见到要“绕路走”!
卧室美美哒,是你对睡眠最基本的尊重
亚飞再出手,上汽荣威河南首家全新标准4S店河南鑫荣开门迎客
Sherritt:2019年Q3生产成品镍4139吨 同比下降7%
新闻分析:各方共同应对房屋土地问题 共同促进香港民生改善
核桃编程获5000万美元B轮融资,人机双师模式受资本追捧
雀巢嘉宝实现“中国造”,双城工厂投资上亿启动新生产线
29岁中国女子韩国整容成植物人 法院判赔630万元
那些标题党动漫究竟好不好看?

奥博新手指导 乡村纪事:那年我8岁,带我去游泳的同龄叔叔,再也没有回来

2020-01-11 17:15:49      访问量:676

奥博新手指导 乡村纪事:那年我8岁,带我去游泳的同龄叔叔,再也没有回来

奥博新手指导,文:汪晓佳

图:来自网络

这几年,每到春秋天,堂弟便会约我去他的鱼塘——南大塘钓鱼,我却因为种种原因一次也没能走得掉。可我对南大塘的印象犹如诗情画意一般的美好总是难以忘怀。

这个水塘是大跃进年代,在紧挨着村南围筑而成的,它的上游是山窝窝里的一眼清泉,平时,清泉涓涓细流,常年不断;倘若遇到连雨天,借着有着坡度的山势,水流便湍急了起来,把泉的下游冲击成了一条沟壑,而水都远流到他乡了,自己村子边上的地里庄稼,反倒到了晴天之后总是遇到旱情的尴尬。

于是,1958年依靠集体的力量,冬闲季节,在村子南端泉的下游,社员们轰轰烈烈地很快筑起了一个深度有四五米深的水塘,水塘的下端安装了一个木质的节制闸,旱了关闸,雨天开闸,南大塘始终保持着一汪微波潋滟的积水。节制闸内侧垒起了层层石阶,以供村里人在这里淘米洗菜洗衣,我们一帮小孩子每到炎热的夏天,也是从这些石阶上步入水中洗澡的,衣服脱了都摆放在一溜石阶上,蔚为壮观。

没过几年,塘河周边堤坝上丰厚的土壤里,不仅生长出了各种灌木和花卉,还有人“见缝插针”地点播了南瓜、梅豆、丝瓜等菜蔬作物,这些作物在地上匍匐着,在小树上攀援着,相依相偎,春天,招蜂引蝶,秋季果实累累,看上去让人赏心悦目、流连忘返。那里留下了我儿时的足迹和欢乐。

离家几十年之后,我每次回家总想去看看南大塘如今的样子,可每次都没能如愿。一问,原来被堂弟承包成了养鱼塘,这南大塘除了风采依旧,还多出了鱼跃翻腾水面的新农村景致。有几次,他打电话给我,都说是在南大塘“巡视”鱼塘给我打的呢,可见他当时愉悦的心情是多么地溢于言表啊!

一次,我问他:“北大塘还有吗?”,他说,没有了,被填平了,已经修成去皇藏峪旅游景点的柏油马路了。

北大塘,顾名思义,是坐落在我们村子的北部,也是在大跃进年代兴建的,原理和南大塘一样,拦截从山上奔泻而来的流水,起着旱季灌溉下游庄稼的作用。因为离村子稍微远一点,有点野性,塘的四周堤坝内侧,都在不经意间长满了葳蕤的野生芦苇、蒲草和菱角,夏日雨季,鸟飞哇鸣,蝶舞虫唱,一年四季,野生动物出没栖息,一派天然的湿地美景。

塘的东岸,是一条贯穿南北的乡村道路。人们走在上面总会左顾右盼,欣赏着这里的自然景色。但是这里却有着我刻骨铭心的记忆——

那是我8岁时的一天中午,刚下过一场大雨,小孩子们都脱光了衣服,在村里的一个浑浊的水塘里嬉戏,与我同岁的叔叔(我晚奶奶所生)来到水边,逐个问谁跟他去北大塘洗澡?都是般上般下的孩子,他没有号召力,没有一个愿意跟他去的,然后他就问到了我,让我跟他一道去,因为考虑他是我亲叔叔,长辈嘛,就顺从了他。于是,他从家里拿来两个馍和两棵葱,给我“见面分半”,带着我直奔北大塘而去。

时值正当晌午,北大塘没有一个人影儿,万籁俱静。面对刚下过雨满满一池塘足足有一人多深的水面,叔叔很高兴,也许是为了我的安全起见,他把他尚未吃完的一份馍馍和葱交给我,说:“你坐在这里别动,我先下去试试水有多深,然后你再下。”

万万没想到,他这一试不当紧,随着一阵阵挣扎(我还以为他是在玩水技呢),他便沉溺在了水下的淤泥里,再也没有上来。当我确认他可能是被淹死了的时候,连忙丢下手里的馍馍和葱,撒腿就往村里跑,等大人把他从淤泥中拽出来的时候,尽管被放在一头黄牛背上来回地控水,还是没能救活,他的生命便停留在了八岁的这道坎上,我的晚奶奶哭得死去活来,痛不欲生......

从那以后,我每当走在东岸堤坝上的道路时,眼睛都是往其他地方看,不敢往叔叔溺水的地方瞅一眼,我一人是绝对不敢走这条路的,和别人一起走,也是夹在他们中间,就这,心里也还是怵怵的打寒战。

也许是我和叔叔同岁的缘故,晚奶奶见到了我,便不再横眉冷眼,而是疼爱有加,有什么好吃的东西,也不再是遮遮掩掩,而是不断地拿给我吃。后来我觉得,这是因为她的这种对儿子的爱转移到了我的身上,实际上终究是一种母爱的表现:她看到了我,就会想到与我同岁的亲生儿子,心理上兴许会多少得到一些安慰。

这位叔叔要是活着的话,也是和我一样,到了子孙绕膝的年纪了。我们是叔侄关系,又是儿时的玩伴,我很是思念他。八岁时的模样,现在我依然记得清清楚楚。您在天堂过得还好吗?

斗转星移。时光已经无情地流逝了半个多世纪,村子南边和北边的大塘,记载的村人和我的早年岁月经历,却总是历历在目,难以忘怀,人们只要一提到它们,也就油然地想起了新中国建国初期那个群情激越的大跃进年代,记忆的闸门,任谁也关不住。

哦,我一定要去堂弟的南大塘鱼塘一趟,钓鱼是次要的,找回儿时的感觉,那才是最主要的呢......


上一篇:科尔:不喜欢挑战判罚的新规 因为我不喜欢回放录像
下一篇:心理测试:如果能变异,你期待长出什么?测出你内心最渴望什么!